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吴哥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15|回复: 0

被拐骗偷渡入柬 想回国自首也这么难

[复制链接]

209

主题

211

帖子

3819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4

积分
3819
发表于 2021-1-26 22:23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吴哥时报讯 随着春节的脚步临近,在柬同胞都渴望回家与亲人团聚。然而,还有一部分同胞,他们或是被骗,或是被拐,偷渡进入柬埔寨被迫从事非法行业,却无法回国去自首。
% R% R6 K$ k. V
/ ]6 s0 L: p  }1 I- ]& l 微信图片_20210126222139.jpg
' L% I% y0 O' G5 H1 l3 f$ V3 r5 ?金边地标建筑独立碑
$ o/ d. `6 p4 Y! E* m+ _
& H( ?, P! E# f/ _# M李军(化名)和多年没见的发小终于联系上了,但没想到从此踏上了一条不归路。上学的时候他们形影不离,李军记得发小那时候胆子很小,所以当发小向他提起柬埔寨打工很赚钱时,李军相信发小不敢骗他。加之疫情影响下,中国国内并不好找工作,“朋友说这边工厂工资高,想着过来多赚点钱。”
1 j7 X9 r9 v  l* u' [3 u- K1 p6 v8 |# W9 C9 c
载着李军的车子一路开过了边境,从越南来到了柬埔寨。对于从来没有出过国的李军而言,他并不知道朋友是以“偷渡”这种方式将他送到柬埔寨一个园区。
+ h* S( U1 J7 ?) C1 S6 T9 E, ]. g$ u( N% |' \- v- K
“那地方就像是个乡下的监狱,四面环山。”9月份来到园区,李军在公司的要求下进行隔离。半个月之后,他才明白,当年所谓的“发小”已变成“赌徒”,并将他“成功”买入了网赌公司。之后,李军和另一个想逃跑的同事,开始了翻山越岭、穿越雷区的惊险逃亡。
  q* s3 ^. P5 Q, {+ |# o  a' y* I$ l  Z8 Q+ ?" Q0 }
“通往园区只有一条路,但顺着路跑肯定不行,好多逃跑被抓住了都往死里打。但往树林里跑可能就是雷区,但当时也根本顾不了那么多。跑了整整一夜,浑身都是被树枝刮蹭的伤,还在树林里迷了路。我以为我会死在里面。算是老天开了眼吧,我们爬了很久,终于找到出口。”
" ?# q4 w2 z3 {% Y
) [3 z' N( x( q; R  [2 D逃出网赌公司后的第一件事,李军选择了报警。可国内警察告知李军,得先想办法回国。向使馆求助说明情况后,李军拿到了回国证明。然而,当他去移民局办理签证时,却被告知由于没有他的入境记录,属于偷渡行为,无法正常办理离境手续。“哪怕是我被骗偷渡违法了,我也愿意去派出所说明情况,去负法律责任,可现在没有手续,回国真的好难。”; b5 E! J8 R5 f$ L3 A; R
# p: {% e" T7 u* i6 p7 S
微信图片_20210126222146.jpg
# A5 P. ~4 R$ l' P0 A" r/ }  l金边街头(读者供图)7 a  h- }  p4 J  Q, d5 p$ b8 e
; {- m5 j' T2 @1 [9 z) ?
就在李军开始滞留柬埔寨一筹莫展时,王丽(化名)也在中国国内踏上了这条不归路。1 z7 M8 n$ y( X( N# }/ i- d
% g" K6 q3 Y( u( x7 b& E& m! T" T
原本在家照顾小孩的王丽,去年4月在家乡的美甲店找了一份工作。她遇到一位据说能介绍高收入工作的中介。对方告诉王丽,广西南宁美甲行业工资更高。眼看孩子慢慢长大,王丽也想多赚点钱让孩子以后能过得好一点,正寻思着也得赚钱养家。
; v' `% a2 p8 t* y  g: W! T( s; y9 T: }+ l, X; o1 P
“当时觉得中介骗我也没什么好处,我一无所有的,结果还是被骗了。”在对方的“好言相劝”下,王丽来到南宁,住了3天后,王丽开始“被”偷渡出国。8 ]; l: S* c# Q$ E6 J$ ^0 @8 L

( F* e( d0 f% S, X! O) Z“当时完全不知道是去哪里。要是知道要出国,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去的,有家庭有小孩,我怎么能丢下他们跑那么远?”
4 k  ]0 I8 d" `4 j+ n) p( m" @/ Q; O6 r2 E% _. f4 ]3 A
来到柬埔寨后,王丽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位中介是骗她去一家会所做小姐。4 E/ s. B' G9 L; ]2 ~3 E$ {" v
% y+ G$ l' Z6 N) ~3 L$ v9 H4 e
从小生活在北方的王丽,来到热带国家后,很快开始生病。感冒、蚊虫叮咬发炎化脓做手术、阑尾炎,她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。住院期间,王丽计划逃跑。“怎么能去做小姐?我不想让我年幼的孩子蒙羞,我也不能让女儿以后被别人瞧不起。”
( h  E6 [. g8 J7 e  F+ ]& K) o/ w0 G/ q# k  i
“家里没钱,我老公只能去贷款救我回去。我必须要活着,活着回去见我的孩子。”于是,王丽从医院偷跑后,包了一辆车直奔金边。原本以为在金边能想到办法回国,可会所的中介紧随其后,到处寻找王丽的下落。3 y6 ^6 t* i& {: n2 w- M) C* c% B
8 s! m5 ]) w7 P% Z9 ?+ k
“昨天差点被那些人找到,我现在特别害怕,每天都有人要追杀我,让我去做那些不为人道的事。”王丽也只能每天提心吊胆,不停地换旅馆。王丽的老公在国内报警求助,却被告知由于偷渡跨越3个国家,必须回国再做调查处理。
+ b9 c4 i! N# S1 q9 j: x3 G, m$ R0 R# B# r% G" D8 u9 g6 u
“何时拐卖妇女强迫卖淫也变得光明正大?我只想回家,可路在哪里?”
: ^8 V9 T; C$ @+ G
+ n* q' S$ t9 o/ J% Y4 L 微信图片_20210126222151.jpg # I' H' f$ F0 t8 U
会所内图片(新闻配图 与受访者无关)
& U# N' {2 |3 t7 o: O' y
& \( @9 Q( }: J- R1 H% F) x一位长期救助滞留同胞的华商告诉《吴哥时报》,类似事件还有很多,一方面他们被迫非法入境面临从事非法工作的危险,另一方面他们又是被拐骗来的人,事后才知情。* f  ~/ q+ w9 S. z. O6 h
- g  r( f$ Z+ s
“从人道主义来说,他们是我们的同胞,可社会对他们的同情却很少,认为他们从事的是‘捞偏门’的行当。我也不敢大张旗鼓去帮助,怕被报复,也怕分分钟他们都有被追拿回去的风险。但是现在滞留在这里,作为中国公民,他们也该拥有回国自首、交代案情的权利吧?”
  F! X$ {3 r! u" `- Z+ S& Q( o8 k1 H1 ~2 O/ Q; m7 X
微信图片_20210126222155.jpg # z, e1 \# }: S
西港道路即将完工% A/ |% Y$ h4 V! p( C+ x

! Y5 |* v# K; t/ L# c眼看过年了,李军做梦都是梦见与家人一起吃团圆饭。而王丽的女儿也在天天问奶奶:妈妈什么时候回家?7 o1 T* G( K8 a5 Z9 f# M7 q# s

) C: m! `: u) x  l+ }+ A“妈妈过年就回家了。”奶奶告诉孙女,可身在柬埔寨的王丽,却至今无法为女儿圆梦。
: T3 d6 D. Q- X$ P) ?
/ n; w8 u6 [' f! o2 X' o0 j
分享柬埔寨的新鲜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GMT+8, 2022-6-30 00:20 , Processed in 0.035257 second(s), 9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